了不起的er

☆杂食,非常杂,最喜欢点赞了

有迹可循(3)

球球你们来看看这个太太的文吧!!爆炸好吃!爆炸还原!!!他们两个!!那么好!!!!我夸不出我语言缺失爆哭呜呜呜快去看看吧还不快去!!!!太太我转载一下!打扰致歉!

RandomForest:

注:贱虫abo,nc17




前文:1  2




13





14




15




16


 


17




18


 


韦德醒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空中移动,小蜘蛛抱着他,大概在把他送回家的路上。男孩身上发情的味道变得很淡了,他大概已经注射好了那三管抑制剂。


 


“醒了?”小蜘蛛注意到他的状态,声音里是难以抑制的愤怒,“你必须得跟我保证以后不会这么做了,韦德,你不能在我面前……”


 


“我必须这么做,小蜘蛛,我明白,刚刚那些都是信息素的影响……实际上,你不会想被我标记的。这是唯一能阻止我的办法。”韦德的声音小了下去,“我不想破坏我们的关系。”


 


“是吗?你已经破坏了!”男孩的话有一点刺伤韦德了,因为他真的感觉到心脏抽紧了。


 


这时他们到家了,小蜘蛛像来的时候那样蹲在他的窗台上,他身上的制服还是湿漉漉的,狼狈地粘着他的皮肤,他像一个审判者那样观察着韦德。


 


“对不起。”他只有道歉,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 


男孩轻叹了一口气,他跳了下来,脚掌落在地板上,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小蜘蛛第一次踏入他的新家,但韦德现在没心思去纪念。


 


“不要道歉。韦德,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……我真的猜不到你在想什么,”小蜘蛛踮起脚掰着他的脸转向他,语气试探又小心翼翼,“你能……你能告诉我吗?”


 


“你想知道什么,宝贝?”韦德下意识地去摸他的手背,又很快地放下手。


 


小蜘蛛也注意到这个动作,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自己的手,稍微往后退了一点,走进了月光里,像是随时都会消失的睡前故事里的精灵。


 


“你说喜欢我,只是朋友的喜欢,是吗?”男孩眨了眨眼睛,抬起头又低下头,他不安地小幅度扭动着身子,“你不想跟我做爱,是因为不想破坏这样的关系?”


 


“差不多是?”韦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虽然前一句是谎话,但他也的确试图让小蜘蛛去相信,“不过我可没有不想跟你做爱……”


 


对啊,你都爱死了好吗?


连梦里都不放过他。


 


韦德感觉到自己的脸因这两句话发起烫来,还好他戴着面罩。


 


“你是觉得,朋友也能做爱吗?”小蜘蛛继续问,声音听不出明显的情绪。


 


“准确一点来说,会做爱的朋友应该叫炮友。”韦德纠正了他的说法,“呃,但我需要澄清一点,我没有想和你做炮友的意思,甜心,我就只是……听着,我很喜欢你,我也喜欢和你做爱,你的身体棒极了,你很完美,宝贝男孩,我能靠着回想今天晚上就幸福地度过余生。我猜这大概就是全部了,所以,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
 


男孩露出了困惑的表情,他稍微走近了两步,在白色的月光下走到他的面前,他掀起自己一半的面罩,甜美的信息素又飘了出来。


 


“那你会想要吻我吗?”红晕浮上了男孩的脸颊,他紧张地微微抿住嘴唇,专注地抬头等待着答案。


 


韦德不受控制地伸手贴上他的脸颊,拇指的指腹轻轻碾过他薄薄的嘴唇,他柔软的皮肤就在他的手指下,温暖,宁静。男孩被抚摸时身体小频率地打着颤,像是小兔子,小松鼠那类的动物。


 


他双手捧住男孩的脸,轻轻地,用隔着面罩的嘴唇吻了他一下。


 


“谁不想亲亲蜘蛛宝贝的嘴呢?”他用轻松又甜腻的声音说出这句话,就像平常一样。


 


小蜘蛛拉开了他的面罩,韦德慌张地往后瑟缩,男孩很快就停手了,他只是让他露出了嘴唇和下巴。


 


“现在呢?”他继续问,就像个刨根问底的好奇的孩子。


 


怎么办?他该怎么办?他是真的想吻他。韦德开始抱怨起他现在安静的大脑,在他需要那些声音给点建议的时候他们去哪儿了?


 


他看了一会儿男孩向上翘起的可爱嘴角,他的鼻翼紧张地微微收缩了一下。


 


操,不管了。


 


韦德吻住了他的嘴唇。他惊叹它是那么柔软甜蜜,他轻轻舔着男孩整齐的牙齿,它们就像是光滑的珍珠和小贝壳。男孩的舌头笨拙又急切地想要回应,韦德卷着他的舌尖轻吻,他尝起来像是会上瘾的糖和果酒。小蜘蛛温热的鼻息痒痒地喷洒在他的嘴唇上方,他呼吸得很急促,直到韦德放开了他,他还在喘气。


 


“你还好吗,宝贝?会不会觉得想吐?我嘴里可能都是血腥味,十几分钟前我才放了颗子弹进去,我的下颚才刚长好……”他知道自己又要硬了,他得赶紧离小蜘蛛远一点。


 


“你喜欢我,韦德。”男孩用的是陈述句,他动着手指抬高了一点面罩,后脑勺棕色的头发已经散出来两束。


 


这是什么陷阱吗?他的佣兵感应在滴滴作响了。他的脑袋里还是只有他自己,他烦人的对话框到底跑去哪儿了?谁来救救他。


 


韦德的心脏在胸腔里激烈地冲撞,他怀疑它会像时钟里的布谷鸟那样直接冲破他的皮肉,血淋淋地掉在小蜘蛛的脚边,用奄奄一息的声音说着,我爱你,我好爱你。


 


他把男孩抱进了怀里,这样他就不用看着他的脸了,不用知道对方的表情会让他轻松许多,于是他决定挑个程度轻点的词说,不至于吓到小蜘蛛:“你说对了,小蜘蛛,我喜欢你,还记得去年的圣诞夜吗,你找到我,又抱着我去警局那次?你的麋鹿围巾被风吹得一直拍我的脸,那时我就决定喜欢你了。”


 


小蜘蛛的身子颤抖着,他紧紧拥上了韦德的后背,他说话的声音像是惊喜和难过的混合,他哽咽了一下说:“当然记得,韦德,谢谢你,我好开心……我也好喜欢你。”


 


“宝贝,你不用勉强自己的,这不是那种‘祝你圣诞快乐,你也是’的回应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韦德微微松开了他,而男孩突然摘下了自己的面罩,吓得他马上捂住眼睛,“小蜘蛛,你,你干嘛?快点戴回去。”


 


“我想让你看到面罩下的我。”小蜘蛛小心地轻声发问,“你不想看吗?”


 


“这太过界了,宝贝,我没有准备好,我得做个心理准备,可能得花三十年到五十年这么久……”韦德死死地挡住自己的眼睛,“我当然很感兴趣,甜心,我超好奇的!但是这个,这个有点太过了,我……”


 


“那我们一部分一部分来,好吗?”小蜘蛛温和地提出建议,“这一次先看眼睛?”


 


“这样听起来好像……还不错?”韦德从指缝里看出去。


 


男孩的手指捏起面罩在脑袋两边举平,挡住眼睛以下的部分,他正在笑,漂亮的棕色眼睛弯了起来,他额头上方的碎发卷卷地落在眉上,像毛还湿着的那种小狗。


 


“宝贝,你美得像个洋娃娃。”他忍不住伸手去摸那一缕软软的头发,接着是两条细眉毛,这时男孩眨了眨眼睛,睫毛刷得他的手指痒痒的,“如果你不戴面罩的话,只用这双眼睛你就能抓到一条街的犯人,我保证。”


 


男孩低声笑了起来,他的眼睛更弯了,韦德也跟着笑了。


 


“你看,进展很顺利,是不是?”小蜘蛛转身戴好了面罩,又转过来面向着他。


 


“进展?什么进展?”韦德难以置信地试探着问,“就是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那回事?我可能需要捅自己几刀才能相信这是真的……所以,我们接下来是该怎么办?你是想做我的男朋友还是什么?小蜘蛛,我真的搞不明白……”


 


“别捅自己!别。我向你保证是真的。”小蜘蛛犹豫地上前拉住他的手握了握,又松开,像是什么友好赠别会的开幕式,“我的意思就是,我们可以试试。”


 


“怎么试?试什么?”韦德不可思议地问,他实在不敢相信。


 


“男朋友。”小蜘蛛用细微的声音说,他有些害羞,这会儿已经重新蹦到了窗台上。


 


“哦。”韦德用力地点了点头,面罩下的脸红透了,他玩起了自己腰间的小口袋,把它们打开又扣紧,“你是说真的,对吧?我睡一觉醒来还是真的——的那种真?”


 


“是真的,”小蜘蛛耐心地确认,“别担心,韦德,你不要觉得有压力……只是试试。从明天开始,好吗?”


 


“好的。”韦德回答,一下子想不出还有什么话能说,他沉默了。


 


“你没事吧?”


 


“没事,好极了。”


 


“那,我们明天见。”小蜘蛛已经说了告别的话,但还是担忧地看着他,没有离开,“你愿意吗,韦德?”


 


“操,我当然愿意了,我愿意用我全身的自愈因子去换取这个!明晚见,小甜心,我会做一个五星级称职男朋友的,全方位360°服务——你根本想不到!你绝对会爱死我的!”韦德让自己振作起来说出这句话,这才让小蜘蛛放心了,他笑了一下说那好,然后冲他挥挥手。


 


而韦德冲到了窗台,像期待爱情的迪士尼公主那样看着小精灵飞远。


 


 


待续

评论

热度(1509)